清新的重口味。

【翻译】当你嗑那些乱七八糟的药时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

(Photographed by Joe Oppedisano)

文/James Elliott Naughtin(AKA.Erik Rhodes)

译/Yuantree

老实讲我这段时间确实是过度嗑药了(并不是说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是我现在更想要集中精力来达到一个特定的目标)。

 

之前几个月直到上个星期,在我精神崩溃之后(我一提这事儿就恶心),但现在看起来我古怪的生活方式是导致它的直接原因,好吧,不管怎么我确实是在吸食冰毒……我的意思是大量的……因为我已经不是小男孩了并且想要嗨……我就给自己注射了三管这玩意儿……0.8到0.9……(你们可以)随便去问个吸冰毒的人,他们一般注射0.3就会变傻……如果我不让自己达到那个感觉像是局部癫痫的点我就会不太满意。

 

但是这搞垮了我的身体也弄糟了我的大脑……因为程度太严重以至于我需要在了贝尔维尤(精神病院)进行72小时的观察。因为我被认为对自己和其他人构成了威胁……被警员,被所有人。

 

贝尔维尤精神病院其实更像是个收容所……我觉得这挺有意思的,因为我发现我的临床碰巧是那个我每天去港务局对面的汉堡王买会胖屁股的垃圾食品时会遇到的脸上有片纹身的疯家伙。我当然和他成了朋友,以一种“我们都疯了”的无需言语的方式。现在当我看到他时我就会给他买点吃的……我感觉像是我们之间有着某种纽带……好吧,也许对他来说没有。

 

我觉得虽说这是个悲惨的经历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却有一点好处因为这里能让我好好睡一觉……离我嗨爆的时刻已经过了挺久的。我得承认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当我觉得我在这里呆得太舒服了……但是48个小时之后,我就觉得我快要疯了并且企图说服他们放了我……想象一下我绕着一个精神病科医生并且告诉她说“听着,我没疯”。她的表情简直荒谬透了……写着“我的老天,这个有毒瘾的发了疯的大块头像是要杀了我”。当我能看出她开始有些害怕,我就立刻站到一边,我确信这些疯了的混球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曾在什么时候跟她说过同样的话,而且发脾气与和关着我的他们谈出路都是没用的……我只能选择安生度过(观察期)。

 

最终,大概在这儿呆了70个小时,我见到一个能够决定我被释放与否的医生……基本上他问的所有的问题,我都在那儿详细的回答了出来……当然没有像我平时常常会做的那样,开玩笑说我自残或是伤害他人了……等我回答完,他对我说:“好吧,詹姆斯,我认为除非我们找得到和你串通好讲这个故事的人,我们是不可能释放你的。”他不相信我。

 

他认为我乱七八糟的人生就是我编造出来使人相信的独角戏,滑稽得要命。我察觉到他只是坐在那里试图拼凑出我究竟疯狂到什么地步……他认为我说的越多就越是自掘坟墓。

 

因为在我生活中我并没有些亲近的朋友,所以他对我说他只有和我的孪生哥哥谈过之后才会考虑让我出院……这是我眼前最后的选择……但是没有什么比让我的哥哥失望能更让我难过。我知道他一直在等着,并且害怕着接到告知他我死了的电话的那一天,我知道每次他接到我进了医院的电话时,他的心都会深深沉下去。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另一个可以让他(医生)联系的人就是我的前任男友了,然而鉴于最近我们恶心透顶的分手,除却妄想症我还是可以确信他肯定很乐意我被一直关在这儿,所以我的唯一的选择就是给他(医生)我哥哥的号码。

 

在联系上我哥哥以后,当医生再次回到这间病房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变了……之前他严厉拷问我时挂着的铁石心肠的脸孔被对我说他“对我的遭遇感到抱歉”的面孔替代,他走到我身边然后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已经过去了,我们会帮助你的”……我开始大哭。

 

这就像是我的情色职业生涯和这个逐渐活跃起来的博客……他先是过于鲁莽的评头论足一番,在说过做过(伤害某个人的事)之后,他又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某个人,那个被他怜悯同情的某个人。

 

我决定为了重整旗鼓而戒毒……我从没亲身见过类似的改变……我也不确定我该怎么操作。我希望不要再体味一遍了(指被关进精神病院)。

 

不管怎样,现在多亏了每周一次的强制性的精神科门诊,我在某种程度上也强迫自己戒毒……保持健康的状态我才能镇定的去见那个女人(指女医生)。

 

我猜这是件好事……它能让我把我滥用毒品的趋势转移到别的方向上去。

 

我得谢谢我的前任给我重新健身的动力……最后一次在他那儿时,在他对我报警之前他对我做的最后几件事之一就是把一张他和另一个肌肉男的合照甩到我脸上,这是在他生日夜的时候拍的,他说我毁了那个夜晚因为我们在闹分手,他又说生日夜被毁了因为他太伤心了并且他全家人都看得出来,他甚至不厌其烦的说他是如何吃不下他的生日蛋糕,等等等等。好吧然后在他哭天抹泪的期间他就开始和一些肌肉男约起了会,当然他忘记提及的是他竭力的想让我感觉自己更像是狗屎。不管怎么说,因为那个晚上糟糕透顶了所以他拍了照片,好吧至少是拍了扔到我脸上的那一张……我没仔细看那张照,但是看起来那个男人比我要健壮,有点臃肿,但是更强壮……无论怎样就在他报警之前,他对我说了一些像是“你以为你是这儿唯一性感的肌肉零”之类的话。不是我认为我不管什么情况下都是个纯零,或者是这句话里的什么羞辱了我,而是我仅仅觉得他像是在说“你不够好”然后他就可以把我换掉。

 

所以当我开始重新集中注意力,我把这件事当成我的动力……当我在健身房的时候这些话萦绕在我脑中……就像是一个挑战……我除了我认为他也许比我更健硕以外我甚至不记得这男人长什么样,显得臃肿但是更强壮,哈哈……所以操你妈好了,如果这就可以替掉我,我能做得更好……等着瞧吧。

等着瞧吧……

 

我不确定目标究竟是什么,但是它可肯定不会停留在我的过去……

 

当我会觉得孤独和抑郁并且开始渴求冰毒时这警示的声音就在我脑后回旋响起……我回想起和我前任在一起的最后那天,并且那些让我崩溃的我就要把它当成我对抗撕裂我的敌人的动力。而且这确实管用。类固醇、补充剂、一天去两次健身房……去你妈的冰毒,去你妈的前任男友、去你妈的照片里的男人……我能比你们做得都要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一开始写这个,是写给那个跟我说想要初次尝试冰毒的人的……我希望这能改变他想法,让我的失败作为他的引导并且希望他让他不要冒险误入歧途。

 

但是其实这整个故事零零碎碎并且我被搞得好像是个大混球,我的意思特意把我自己写的坏到家好体现标题中关于这个故事的精华部分。蠢货们。

 

噢好吧,无论如何马戏团已经售票了。

 

PS.我在SF的商场角落的和第七层的卡尔星汉堡吃东西。我喜欢恐吓别人,(为了)找个打架的契机……当然了这很恶心,但是坦白讲快餐连锁里面有什么是真正干净的?所以你们这些怂逼最好有种点儿……然后如果你们看到我那个脸上有块纹身的朋友,给他买点东西吃,他只是被这个世界误解了。

 





评论
热度(2)

© Yuantree | Powered by LOFTER